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红袍 >

最后的老师---广州印象之九十六

时间:2020-10-20来源:舒善河组网

    我所受到的最后正规教育,是在一所小学带帽的初中班里,而且是不被文革后教育部承认的学历。所以顶针起来,我的最过硬的文凭,就是一个小学毕业证。放在解放初期,还算得有点墨水,但在博士硕士多如牛毛的今天,连文盲都谈不上了,文盲是以初中生划界,各个用人单位最低的录用条件是高中毕业。

    那个学校叫弥市小学,坐落在虎渡河畔。带帽初中是当时的新生事物,是政治上必须加以扶持的,而当时全国都是政治挂帅。所以,小学办初中班缺乏师资力量,革委会教育组马上就抽调来了几个人。这些人都不是根红苗正的革命教师,而是右派分子,或许是摘帽右派。没办法,所有的大学都已停办多年,任何需要知识的行业都没有新生力量补充进去。这些右派能够重新站上讲台,也算得沾了革命的光。他们因知识多被人沉入水底,也因知识多给人打捞起来。

    也不是所有调来的右派都能重持教鞭,有一个人就当了食堂炊事员。他蒸出的馒头又白又大,五分钱二两粮票一个。有天过早时我顺口一句好泡,(荆州话,松软)他就得意洋洋起来,当然了,你们小同学不知道,我是南开大学烹调系的高材生。欺我们年小,不明白大学里有没有专门教人烧火做饭的专业。

    我们的班主任叫肖启仁。岁月弥久,初次见面的情景已经忘了,胡编一个感人的情节非我所愿,就此略了。只说说我印象深刻的二三事。

治癫痫病要用多少钱 0px; font: 14px/22px 宋体; text-transform: none; color: rgb(0,0,0); text-indent: 0px; white-space: normal; letter-spacing: normal; webkit-text-size-adjust: auto; widows: 2; orphans: 2;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肖老师和那个炊事员性格相反,上下课都是板着脸,不苟言笑,把人生当成了时时刻刻都要严肃对待的苦旅。这种人,也难以轻易发火,初中三年,我们只见到过一次大冒其火。有一个同学特别淘气,把个课本剥成了光皮猪,封皮没有了,里面也像狗啃了一样参差不齐。他走到那个同学的课桌旁,抓起课本扬起来颤声道,你叫吴书其吗,你叫吴吃书!(荆州话,吃其同音)一个大蒜头鼻涨得通红,愤愤地扔下书,噔噔地回到讲台上。也就如此了,不一会平静如常,开始讲解起毛主席反其意而用之的陆游原作:卜算子咏梅。

    我还从来没见过出口成章的人,以后也没见过,只有肖老师能够做到。虽然也是当时的政治八股,但脉络清晰层次分明主题突出,却让跟着他口述作记录的我们无比景仰。他教我们写作文,都是任指一件事,在教室里慢慢转上一圈,边走边想边念。他有一个习惯,每逢此时,总有一只手抓着裤子,把裤脚越拉越高。至于是右手还是左手我忘了,应该是左手,右手还要配合文中的语气,做出幅度不大的手势动作。当他把裤脚快拉倒膝盖处,一篇千字文章就完成了,一般只需要五到十分钟。

    受三哥和肖老师的影响,极小我就迷恋文学。初生牛犊不怕虎,在课余,我悄悄地写起了小说,肖老师发现后,把我叫到学校的一片油菜地旁,语重心长地与我谈了一席话。我不是上进生,也不是落后生,初中三年,从来没有享受过老师单独谈话的待遇,首次遇到,倒有点人心惶惶。

    他问我,毕业了是继续读高中还是下乡?

郑州军海脑病医院靠谱不尚成英带您了解下px; word-spacing: 0px; font: 14px/22px 宋体; text-transform: none; color: rgb(0,0,0); text-indent: 0px; white-space: normal; letter-spacing: normal; webkit-text-size-adjust: auto; widows: 2; orphans: 2;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我说家庭状况不好,还是下乡。

    他点点头说,也是。现在的高中教不了你什么东西,早点踏入社会或许对你是好事。积我多次运动的教训,我劝你不要吃文字饭。即使有这个冲动,也要按捺下去。至少要看五千本书,至少要走五千里路,再考虑能不能提笔。到那时,你的思想也成熟了、气候也改变了。

    我知道他说的是好话,是不能在公开场合说的好话,于是慎重地点头应承了,回头撕烂了所谓的稿。

    三年初中,他和学校,没有教给我什么东西。没有送我多少鱼,但他授给了我渔。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如饥似渴地搜索一切有文字的读物,扩充自己的眼界和知识。别以为文革的中国是文化沙漠,禁是官方的事,在我下乡的地方,我搜罗的书籍不下两三百本。回城后,荆沙两地的几个图书馆被我踏烂了门槛,可我还是很少提笔。即便提笔也是写设备技术方面的论文,发给行业内部杂志。只有一次,丝绸厂倒闭,生活无着了,发泄愤懑,写了一首七绝。寄给了中国文联与北京文学合办的中国首届当代诗词大奖赛,得了个二等奖。这首诗我记得模糊不清,在网上才又查找出来。

癫痫用什么药效好nt: 14px/22px 宋体; text-transform: none; color: rgb(0,0,0); text-indent: 0px; white-space: normal; letter-spacing: normal; webkit-text-size-adjust: auto; widows: 2; orphans: 2;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千帆何必笑沉舟,

    战死终无等死羞。

    为恋惊涛离故土,

    残躯付与海天收。

    没有奖金,只收到两本同一期的北京文学。生活还要继续,阅读还要进行。于是,我干脆自己开了一家书碟店,一方面谋生,一方面满足看书的嗜好。迄今为止,我看的书远远超过了五千本,但还是不敢提笔。那个板着脸的肖老师,总在我的眼前浮动,问我,你对这个社会真的认识清楚了吗?

北京癫病全兴攻勊2px 宋体; text-transform: none; color: rgb(0,0,0); text-indent: 0px; white-space: normal; letter-spacing: normal; webkit-text-size-adjust: auto; widows: 2; orphans: 2;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离开校门,与肖老师再无联系。直到来到广州,与以前的同学偶尔通讯,才知道了肖老师的变故。

    文革后右派平反,他舒心了几年,据说脸上也时时地有了笑容。带帽初中这种新生事物成了明日黄花,合并进了弥市中学。他带了一届高中毕业班,高考录取率很高,名气飙升。以前的大学同学在深圳任校长的,几次相邀,他婉言谢绝了。人到中年恰逢好时光,他摩拳擦掌,大显身手,报答国家的知遇之恩。可惜天不假年,在一次例行的身体检查中,查出来癌症。他瞒着众人,无事一样照常上课,直到把又一届学生送进高考考场后,回到家,才悄悄地喝了安眠药。

    我想,他的结局还是性格使然。他把人生看得太严肃了,生活的每一天都要具有意义,否则宁可放弃。假若他像做过炊事员的那个同命运的老师一样,嬉笑怒骂地面对生活,一定不会英年早逝。

    那个老师,后来在岭南的一所高中当了校长。但愿他的学生,不会像他蒸出的馒头一样,泡呼呼的,里面没馅。

    

上一篇: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

下一篇:我心飞翔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